文學(xué)蘇軍新觀(guān)察 | 劉陽(yáng)揚:“后人類(lèi)世界”會(huì )是怎樣的景觀(guān)

(2023-09-22 15:15) 5990161

  這幾年,國產(chǎn)科幻影視劇爆款頻出,《流浪地球》系列、《宇宙探索編輯部》以及《三體》都是高口碑作品,電影取得好成績(jì)的同時(shí),也反向推動(dòng)科幻文學(xué)的發(fā)展。

  科幻文學(xué)不但具有光怪陸離的未來(lái)想象,還具有深刻嚴肅的現實(shí)指向,我們能在科幻文學(xué)中看到對當下的深切體會(huì ),也能發(fā)現其對“后人類(lèi)”景觀(guān)的描繪。這是本期“文學(xué)蘇軍新觀(guān)察之批評家”劉陽(yáng)揚所關(guān)心的。

  從今年6月開(kāi)始,揚子晚報與江蘇省作家協(xié)會(huì )持續推出系列紀錄片“文學(xué)蘇軍新觀(guān)察”。在“文學(xué)蘇軍新觀(guān)察之批評家”系列中,我們陸續走近8名“新晉上榜”的青年批評家,在其中,蘇州大學(xué)文學(xué)院副教授劉陽(yáng)揚,主要從事的是中國現當代小說(shuō)、科幻文學(xué)研究和文學(xué)批評。

  如何想象“后人類(lèi)世界”

  科幻文學(xué)中的“硬科幻”總是不可避免地探討著(zhù)技術(shù)與人類(lèi)的關(guān)系,沒(méi)想到“文學(xué)蘇軍新觀(guān)察”拍攝組赴蘇州大學(xué)拍攝劉陽(yáng)揚這期紀錄片時(shí)也遭遇了“技術(shù)危機”。

  那天恰逢“秋老虎”,她辦公室的空調卻突然壞了,悶熱無(wú)比,大家對著(zhù)空調一籌莫展。好在物業(yè)師傅及時(shí)出手,拍攝組則先轉戰到文學(xué)院的一樓閱讀區進(jìn)行拍攝。

  紫牛新聞:什么時(shí)候開(kāi)始對科幻文學(xué)感興趣的呢?

  劉陽(yáng)揚:我在讀大學(xué)時(shí),就被劉慈欣的《三體》吸引,不過(guò)確實(shí)看不懂其中的物理原理,我還特地去請教理科的同學(xué),也和很多同學(xué)交流了閱讀的感受,后來(lái)也一直在持續關(guān)注劉慈欣的創(chuàng )作。

  當時(shí)我沒(méi)有想過(guò)要把科幻文學(xué)當做我的研究對象,因為學(xué)校的文學(xué)教育還是集中在經(jīng)典作品的閱讀之中,只是單純的興趣愛(ài)好。直到《三體》獲得雨果獎,以及隨后郝景芳的《北京折疊》也獲得了雨果獎,我關(guān)注到中國的科幻創(chuàng )作開(kāi)始逐漸在國際上引起反響,于是開(kāi)始系統性地去關(guān)注國內科幻文學(xué)的創(chuàng )作。

  紫牛新聞:這些年大爆的幾部國產(chǎn)科幻電影,你都看了嗎?

  劉陽(yáng)揚:都看了,而且都是第一時(shí)間去看的。

  還記得《流浪地球》第一部是2019年大年初一上映的,大年初一的上午我就去電影院看了,非常震撼,果然它后來(lái)成為了一部現象級影片,2019年也被很多科幻愛(ài)好者稱(chēng)之為“中國科幻電影元年”。

  自《流浪地球》引發(fā)現象級關(guān)注之后,中國的科幻電影開(kāi)始逐漸增多,我也持續關(guān)注。后來(lái),《流浪地球2》《宇宙探索編輯部》上映后,我也第一時(shí)間去電影院觀(guān)看,《三體》電視劇播出后也一直在網(wǎng)上追。

  國產(chǎn)科幻電影大熱,并且在青少年和學(xué)生中引發(fā)關(guān)注,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說(shuō)明我國的科幻電影制作已經(jīng)達到相當的水平和高度,既有文化性、文學(xué)性和科學(xué)性,還考慮到了大眾趣味等商業(yè)元素,在多種因素的融合中成為大眾喜愛(ài)的藝術(shù)作品。

  同時(shí),科幻電影大熱,也推動(dòng)人們去反向閱讀科幻文學(xué)文本,不僅如此,還促生了相關(guān)游戲、文創(chuàng )產(chǎn)業(yè),比如針對《流浪地球2》研發(fā)的MOSS、笨笨機械狗等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就引發(fā)網(wǎng)友搶購,這是文學(xué)、影視、藝術(shù)等多媒體之間的良性互動(dòng),有利于科幻文化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

  紫牛新聞:你在科幻文學(xué)研究中更側重什么方向呢?

  劉陽(yáng)揚:科幻文學(xué)如何想象后現代或后人類(lèi)世界,是我比較感興趣的一個(gè)方面。

  因為當下的文學(xué)寫(xiě)作更多的還是直面現實(shí)的,是一種“現實(shí)主義”傳統的延續。但是,在現實(shí)之外的“后人類(lèi)社會(huì )”,會(huì )是怎樣的一種景觀(guān),作家又是如何呈現“人與技術(shù)”的關(guān)系,這是許多現實(shí)主義文學(xué)很難涉及的內容,但往往是科幻小說(shuō)的側重點(diǎn)。事實(shí)上,科幻小說(shuō)在“現實(shí)”之外呈現出了另一種值得關(guān)注的人類(lèi)景觀(guān)。

  在這些科幻小說(shuō)中,技術(shù)的不斷進(jìn)步可能會(huì )超越人本身,由此出現的人造物,如克隆人、AI等又可能和人類(lèi)的生活產(chǎn)生沖突,那么作家如何處理這一問(wèn)題,如何面對人和人造物之間的倫理沖突和技術(shù)沖突,都非常值得關(guān)注和探索。

  科幻文學(xué)往往背離“人類(lèi)中心主義”的導向,把眼光投向整個(gè)宇宙,而非僅僅是人類(lèi)社會(huì )。劉慈欣就不止一次談起自己的“技術(shù)至上”的觀(guān)念。

  令人欣喜的是,電影《流浪地球2》已觸及AI和人工智能的問(wèn)題,電影既對這個(gè)問(wèn)題進(jìn)行了一個(gè)柔和化的處理,比如用圖恒宇和女兒的親情聯(lián)結來(lái)解決危機,但同時(shí)也留下了令人深思的環(huán)節,比如對負責管理空間站事務(wù)的機器人MOSS形象的處理,相信接下來(lái)的《流浪地球3》勢必將有更多呈現。

  紫牛新聞:那作為文科生,去研究科幻文學(xué),會(huì )不會(huì )有技術(shù)壁壘?

  劉陽(yáng)揚:我對科幻文學(xué)的批評,主要從史料的梳理和文本的批評兩方面進(jìn)行。

  一方面,注重文學(xué)史的梳理,希望能夠在史料挖掘中去尋求中國科幻寫(xiě)作發(fā)展的道路。

  我還挺有收獲的,在收集資料的時(shí)候就發(fā)現,其實(shí)我們五六十年代就已經(jīng)開(kāi)始科幻寫(xiě)作,產(chǎn)生的社會(huì )影響也很大,比如1978年出版的《小靈通漫游未來(lái)》,是葉永烈寫(xiě)作的中篇科學(xué)幻想小說(shuō),在當時(shí)引發(fā)很大反響,暢銷(xiāo)多年,數次再版,還改編為連環(huán)畫(huà)、動(dòng)畫(huà)等其他形式,影響了一代青少年。

  另一方面,我還試圖厘清科幻文學(xué)與主流的純文學(xué)兩條發(fā)展路徑之間的交叉,也就是說(shuō),這兩條路徑到底有什么樣的關(guān)系?在什么樣的節點(diǎn)可能產(chǎn)生了交織?又在何種情況下它們分開(kāi)了?我希望能夠發(fā)現科幻文學(xué)的獨特個(gè)性。

  同時(shí),就像上面說(shuō)的那樣,在面對具體文本時(shí),我比較關(guān)注文本中對技術(shù)和人類(lèi)未來(lái)的表現,比如小說(shuō)如何呈現人與技術(shù)的關(guān)系?如何處理人與人造物之間的倫理問(wèn)題?以及如何設想可能的“后人類(lèi)”未來(lái)。

  紫牛新聞:那在日常閱讀中你會(huì )喜歡哪類(lèi)書(shū)?

  劉陽(yáng)揚:除了本專(zhuān)業(yè)研究之外,我也愛(ài)看閑書(shū)的。

  我記得,魯迅談到讀書(shū)的時(shí)候說(shuō)過(guò),讀書(shū)有兩種,一種是職業(yè)讀書(shū),一種是嗜好讀書(shū)。

  職業(yè)讀書(shū)已經(jīng)占據我很多時(shí)間,所以我空閑時(shí),也會(huì )讀一些社會(huì )學(xué)或者歷史學(xué)方面的書(shū),一些微信公號的“非虛構”故事也常常能吸引我的注意。我希望從多方面來(lái)拓展知識儲備,也能夠為文學(xué)研究提供更多的線(xiàn)索和可能。

  現代文學(xué)中的“地方書(shū)寫(xiě)”

  除了科幻文學(xué)的批評,劉陽(yáng)揚這些年發(fā)布的文章,包括《城市、建筑與懷舊敘事的悖反——讀王安憶〈考工記〉》《論班宇小說(shuō)中的城市書(shū)寫(xiě)》《地方意識、歷史情結與都市表達——蘇州“70后”作家綜論》《論1950-1970年代科幻寫(xiě)作中的工業(yè)想象與城市景觀(guān)》《“迭奏”鄉村——論〈捎話(huà)〉兼及劉亮程的創(chuàng )作》等,從中可以提煉出“城市”與“鄉村”的關(guān)鍵詞,也就是“作家和他的地方”。

  在劉陽(yáng)揚看來(lái),文學(xué)和地方的關(guān)系,包含了語(yǔ)言、習慣、風(fēng)俗、民情等內容,是一個(gè)完整的體系,通過(guò)書(shū)寫(xiě)地方,作家的情感體驗得以呈現,而地方景觀(guān)也經(jīng)由作家的塑造變得更具魅力。

  近年來(lái)的江蘇文學(xué)在這方面的表現十分突出,完善了江蘇文學(xué)的地方版圖。

  紫牛新聞:你在中國現當代小說(shuō)研究中,對“文學(xué)與地方的關(guān)系”有什么特別的發(fā)現?

  劉陽(yáng)揚:從中國古典文學(xué)開(kāi)始,詩(shī)人、詞人們在寫(xiě)作中其實(shí)就已經(jīng)有意識地去表現人與地方之間的關(guān)系了。

  中國現當代文學(xué)的寫(xiě)作,也承襲了古典文學(xué)的地方觀(guān)念,并且,其理論在借鑒了西方的“空間”批評觀(guān)念之后,形成了獨特的寫(xiě)作現象,在表現人與人、人與家園、人與地域等方面呈現出個(gè)性化的文學(xué)景觀(guān),因而我對當下文學(xué)寫(xiě)作中的地方性、本土性問(wèn)題比較有興趣。

  紫牛新聞:不少江蘇作家在創(chuàng )作中有對“江南”“里下河”的描述,江蘇讀者讀起來(lái)就更有親切感,你對此有什么看法?

  劉陽(yáng)揚:在現代文學(xué)的書(shū)寫(xiě)歷史上,除了上海、北京等少數城市的個(gè)性化形象較為突顯,其他城市的文化意義的表現其實(shí)是不夠集中的。

  我關(guān)注到近年來(lái)江蘇文學(xué)的寫(xiě)作,呈現出別樣的特點(diǎn),很多江蘇作家也有意識地側重這些方面的拓展。

  首先,是對“江南”的多樣化呈現。比如蘇童筆下的江南和葉兆言、范小青筆下的江南就有風(fēng)格上的區別。

  另外,我覺(jué)得是對“江南”以外的呈現,比如王堯老師的《民謠》對故鄉的呈現,既有童年的感傷,也有歷史的余韻,還有朱輝、龐余亮等作家都在不斷地豐富著(zhù)江蘇文學(xué)的地方面貌,在某種程度上,也凸顯出了江蘇在中國文學(xué)版圖上的個(gè)性和地位。

  給理工科學(xué)生授課有“驚喜”

  眼下,大學(xué)剛開(kāi)學(xué),劉陽(yáng)揚這個(gè)學(xué)期有三門(mén)課,其中有些課程的授課對象是非本專(zhuān)業(yè)的同學(xué)。

  如何引導其他專(zhuān)業(yè)甚至理工科的學(xué)生進(jìn)行文學(xué)批評,對她來(lái)說(shuō),既有挑戰,也收獲了意想不到的驚喜。

  紫牛新聞:引導理工科學(xué)生進(jìn)行文學(xué)批評,方法一樣嗎?

  劉陽(yáng)揚:如果遇到理工科同學(xué)來(lái)選修的話(huà),會(huì )特別將理工科同學(xué)比較感興趣的科幻文學(xué)、武俠文學(xué)、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中的玄幻、修仙題材等內容引入了課堂討論。

  同時(shí),也會(huì )針對這些同學(xué)調整授課內容和授課程序,比如我一般不再從文學(xué)史角度來(lái)切入作品了,而是直接把文本提供給同學(xué)們,讓他們閱讀之后談?wù)勛约旱母惺?,然后再針對他們的閱讀體會(huì ),補充相應的背景知識和作者知識。

  在教學(xué)中我發(fā)現,即使是此前對文學(xué)接觸甚少的同學(xué),在讀到《狂人日記》《受戒》《棋王》的時(shí)候,也能準確地表達自己的閱讀體會(huì ),領(lǐng)略作者的創(chuàng )作心態(tài),我想,這正是文學(xué)作品的力量所在。

  同時(shí),我設置了閱讀分享環(huán)節,我發(fā)現同學(xué)們對武俠小說(shuō)和西方的科幻文學(xué)都很感興趣,在與同學(xué)們的交流中我也會(huì )有意識地調整授課的內容,力爭讓同學(xué)們更好地感受文學(xué)的魅力。

  紫牛新聞:那你在與學(xué)生們的日常交流中是否有什么新的收獲?

  劉陽(yáng)揚:和其他專(zhuān)業(yè)同學(xué)的交流讓我非常驚喜。他們會(huì )用不同的知識背景去理解文學(xué)作品,還會(huì )由一個(gè)文本聯(lián)想到他們平時(shí)接觸到的一些專(zhuān)業(yè)知識,我自己也受益良多。

  紫牛新聞:日常的教學(xué)中,除了選修課,主課這些對你的文學(xué)批評研究有什么幫助或觸動(dòng)?

  劉陽(yáng)揚:作為一個(gè)教師,我的本職工作是教書(shū),而作為文學(xué)研究者,文學(xué)批評是我的第二重身份。

  我覺(jué)得其實(shí)這兩種身份是相輔相成的關(guān)系。因為我本身教書(shū)的年份還不是很長(cháng),到現在是六年,教學(xué)的過(guò)程實(shí)際就是一個(gè)知識的不斷更新和完善的過(guò)程,通過(guò)備課、交流、答疑解惑,通過(guò)討論課、論文指導這些日常工作,我覺(jué)得對我知識體系的完善是有幫助的。

  教師的身份一方面要求我以專(zhuān)業(yè)知識切入社會(huì )現實(shí),另一方面也讓我以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的批評研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