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明清:一部激動(dòng)人心的新時(shí)代創(chuàng )業(yè)史——讀長(cháng)篇報告文學(xué)《主角是農民》

(2024-03-01 14:22) 5995817

  (一)

  王成章和韋慶英創(chuàng )作的長(cháng)篇報告文學(xué)《主角是農民——世界水晶之都誕生記》,描寫(xiě)的是東海農民與水晶共舞的故事。題材涉及脫貧、融合、發(fā)展,面向世界和未來(lái),全景式地再現東海淘晶人從“買(mǎi)全球”到“賣(mài)全球”,將水晶產(chǎn)業(yè)鏈接到全世界的奮斗歷程,讓人確信“有水晶的地方就有東海人”不是傳說(shuō)。

  書(shū)中有很多精彩、新奇、驚險、出人意料的情節,既有驚心動(dòng)魄的生死考驗、脫胎換骨的精神涅槃、瑰麗奇幻的異國風(fēng)光,也有刻骨銘心的鄉思鄉愁。隨著(zhù)閱讀的深入,不同語(yǔ)言、文化、觀(guān)念的突破、碰撞與融合,異國他鄉的創(chuàng )業(yè)秘辛,新一代農民的智慧、好學(xué)、勤勞與堅韌不拔的一幅幅時(shí)代畫(huà)卷徐徐展開(kāi),樁樁故事強烈碰撞眼球,讓人難以釋卷。

  本書(shū)是農民脫貧攻堅的精神群雕、擁抱世界的贊歌、激動(dòng)人心的新時(shí)代農民創(chuàng )業(yè)史。同時(shí),又是一部水晶珠寶難得的教科書(shū)和編年史,讓人們從中了解世界上水晶有許多品種,以及水晶在地球上的主要產(chǎn)地;清晰了東海水晶從擺地攤買(mǎi)賣(mài),發(fā)展到建立水晶市場(chǎng)交易,再到世界水晶之都在東海誕生的演變過(guò)程;讓人們體驗東海人怎樣將水晶從產(chǎn)品做成飾品,再到珠寶、奇石、藝術(shù)品的創(chuàng )新之旅。讀者在感受東海水晶人那些驚心動(dòng)魄的創(chuàng )業(yè)精神的同時(shí),深知每一粒水晶的來(lái)之不易。

  書(shū)中所描寫(xiě)的東海農民淘晶的故事主要發(fā)生在改革開(kāi)放以后至新冠疫情消散前夕,跨度40多年,并對我國以及世界各地的水晶歷史展開(kāi)勾陳,讓讀者認識世界、熟知世界。

  水晶純潔透明,瑰麗多彩,是珠寶家族中一個(gè)廣受歡迎的品種。歷來(lái),那些探寶、淘寶、獲寶的故事都會(huì )被人們當作新聞傳誦。東海水晶甲天下,東海牛山、曲陽(yáng)、安峰、房山、平明、駝峰等鄉鎮均盛產(chǎn)水晶。大家都知道,偉人毛澤東水晶棺的原料就出自東海房山。自從水晶能夠像糧食那樣換到錢(qián),哪怕是極少的錢(qián),當地老百姓從耕地時(shí)撿拾它,到掘地三尺尋找它,年復一年,淘晶的熱情始終不減。無(wú)論老人還是孩子,無(wú)論男人還是女人,幾乎人人都有撿水晶、挖水晶的經(jīng)歷,可想而知東海農民淘晶隊伍之大,無(wú)與倫比。

  拓荒牛是東海的城雕,它那使勁兒墾荒的姿態(tài),給予東海人無(wú)窮的力量。當東海當地的水晶資源逐步匱乏的時(shí)候,東海人淘晶的腳步并沒(méi)有停下來(lái)。隴海鐵路從東海穿過(guò),作家說(shuō):“有火車(chē)過(guò)往的地方總覺(jué)得有夢(mèng)想在飛翔,這火車(chē)一定是通向春天的燦爛,而春天的條條道路最能給人帶來(lái)新的希望,最能把夢(mèng)想延伸到想要去的地方!對淘晶者來(lái)說(shuō),水晶有多遠,道路有多遠,腳就能走多遠。”多年以來(lái),東海農民也許是窮怕了,“他們不怕遠方,只怕沒(méi)有遠方。”許多農民出身的東海人義無(wú)反顧,跑遍中國找水晶,走向世界淘水晶。

  淘寶如探險,充滿(mǎn)了誘惑力。“打開(kāi)水晶魔盒”的水晶人楊正山、“要飯客”后來(lái)成為眼鏡大王的周明以及吉奎春、段根銀、楊懷根等許許多多淘晶者的歷險記,與《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的故事情節有一拼。

  全世界的水晶都在等著(zhù)東海人,而淘晶的道路卻如此艱辛。本書(shū)第一次全面報告了東海人那夸張的玩命精神以及一些殞命天涯淘晶者遇害的細節。那些永遠回不來(lái)的淘晶人,或死于劫匪的刀槍下,或被奸商誘騙謀殺,還有的是在收購水晶途中發(fā)生車(chē)禍而死傷,有的死者連尸首都沒(méi)找到,讓人觸目驚心。

  (二)

  可以看出,作家在采訪(fǎng)上下了很深的功夫,大量的淘晶故事,紛繁復雜的采晶、收晶工作與生活細節的詳細描寫(xiě),無(wú)不顯示出作家深厚的挖掘和采集能力。同樣,嫻熟的文學(xué)描寫(xiě),濃重地渲染了故事的趣味性;接地氣的語(yǔ)言,更體現出了故事的真實(shí)性;借用小說(shuō)和散文風(fēng)格開(kāi)展創(chuàng )作,讓本來(lái)就曲折動(dòng)人的故事,更加扣人心弦。

  作家把該書(shū)的“引子”起名為“東海,我想與你徹夜傾談”。既然是徹夜促膝談心,話(huà)語(yǔ)就會(huì )深入人心。作者如數家珍,與讀者不止是徹夜長(cháng)談,而是用了近兩年的時(shí)間,將東海水晶人關(guān)于水晶的那些家長(cháng)里短,將他們的過(guò)去和成長(cháng)娓娓道來(lái),讀來(lái)眼中常常似有晶瑩淚花。那滔滔不絕的文字,就像大河流水,激情澎湃。又像透明的水晶,握在手里,開(kāi)始有點(diǎn)涼涼的,握得時(shí)間長(cháng)了,溫暖便深入掌心,深入肌體,潛伏內心,可謂暖玉生煙。

  那些對于原始森林中的蛇蟲(chóng)、螞蟻、野獸以及淘晶人與劫匪、綁匪搏斗等具體的講述,常常將讀者帶到了淘晶人走過(guò)的野蠻境地而與主人翁一起歷經(jīng)磨難。

  讀者在分享東海淘晶人喜怒哀樂(lè )的同時(shí),還跟隨淘晶人的腳步和作者的筆觸,領(lǐng)略到越南、緬甸、老撾、印尼、巴西,以及非洲各地的異域風(fēng)情,了解到了許多欠發(fā)達國家的國情,使人大開(kāi)眼界,也大跌眼鏡。作家從淘晶人吉奎春、周玉銀那兒得來(lái)的故事讓人咋舌,說(shuō)“非洲蝙蝠大的像小兔子,老鼠又大又多,黑人用樹(shù)枝將蝙蝠和老鼠穿成很大的串串,烤得黑乎乎的,小孩子舉起來(lái)扛在肩上,笑得像中國的兒童拿著(zhù)糖葫蘆一樣甜美——那是他們的美味。”

  該書(shū)所寫(xiě)的幾十個(gè)淘晶人,是東海農民淘晶人的代表。

  作家具有高超的組織素材和駕馭語(yǔ)言的能力,采用立體多層面的手段書(shū)寫(xiě)復雜的人和事。從龐大的淘晶群體中選取若干典型人物,又將這些典型人物進(jìn)行梳理,常常確立一個(gè)主題,展開(kāi)群體描寫(xiě),運用影視蒙太奇手法,使素材更加豐富濃縮。讓讀者在同一時(shí)間,看到更多的事件。又為特別重點(diǎn)人物開(kāi)辟單篇,點(diǎn)面結合,重點(diǎn)突出,用創(chuàng )業(yè)這根主線(xiàn)串起散落一地的淘晶者的酸甜苦辣。

  文似看山不喜平。作者不惜筆墨,對奮斗在異國他鄉東海淘晶人的商業(yè)活動(dòng)、吃穿住行、來(lái)往輾轉進(jìn)行詳細記錄、報告,將淘晶人物形象放在買(mǎi)賣(mài)矛盾、運轉矛盾、情感矛盾之中塑造,使故事跌宕起伏。書(shū)中反復提到的李先進(jìn)、周明、周毅、韓青、“中國水晶大姐吳兆娥”等水晶大佬早已讓人耳熟能詳,尤其對水晶之神楊正山的形象塑造,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東海水晶能夠做大做強,楊正山功不可沒(méi)。他出生于農家,曾是一名教師,會(huì )寫(xiě)詩(shī),夢(mèng)想成為作家,是一位秀才式的人物;又像江湖義士,為人講義氣,經(jīng)商守誠信。大家說(shuō)他是能夠“左手畫(huà)方,右手畫(huà)圓”的人,既能過(guò)著(zhù)文化人的生活,又能東一耙子西一掃帚地賺錢(qián)。他是東海最早出國淘晶人中的典型代表,后來(lái)在馬達加斯加開(kāi)辦龍馬公司,投資水晶礦產(chǎn)。他身體力行,日夜操勞,為東海水晶市場(chǎng)運回大量的精品水晶,讓人們走上了富裕之路。多年來(lái),他帶出了多少淘晶人,帶動(dòng)了多少人發(fā)家致富,連他自己也說(shuō)不清。

  作家寫(xiě)楊正山早年給客戶(hù)送水晶回程帶豬苗的故事,寫(xiě)他偷渡到越南淘水晶的故事,讓人讀到了他的大膽與睿智。大家評價(jià)楊正山是一位勇敢的冒險家、吃苦耐勞的實(shí)干家,可是,他不是一個(gè)真正的商人。他熱愛(ài)錢(qián),為錢(qián)拼命,但是,他舍不得在自己身上花錢(qián),只要有需要幫助的人,總是慷慨解囊,導致兒子楊子江對他不理解。

  這部鴻篇巨著(zhù)之中,精彩的段落比比皆是,許多細節描寫(xiě)特別感人。說(shuō)實(shí)在的,對于兒子娶黑人姑娘做媳婦,楊正山是反對的。2012年楊正山心肌梗塞再次復發(fā),楊子江帶著(zhù)黑人媳婦和三個(gè)孩子來(lái)到醫院,整整十年沒(méi)有交談的父子,此時(shí)四目相對,千言萬(wàn)語(yǔ)如鯁在喉。楊子江將最小的孩子、還不會(huì )走路的兒子抱給父親:“爸,你有孫子了!”楊正山眼睛濕潤了,他伸出雙手想要抱抱孩子。楊子江讓孩子叫“爺爺,爺爺。”小家伙還不會(huì )說(shuō)話(huà),倒是他的兩個(gè)姐姐脆生生地喊起了爺爺!楊正山只說(shuō)了一句:“對的,得讓他們會(huì )說(shuō)中國話(huà)。”

  東海水晶人“走過(guò)南,闖過(guò)北,爬過(guò)火車(chē)挨過(guò)摔”,其實(shí),在實(shí)際淘晶活動(dòng)中,何止如此。都說(shuō)商場(chǎng)是戰場(chǎng),既然是戰場(chǎng)就會(huì )有流血犧牲,淘晶的道路是艱難的,充滿(mǎn)險惡,死亡就在身邊。三十多年的淘晶生涯中,楊正山歷經(jīng)了越國境、遭遇被搶、無(wú)端被打、貨柜被偷、侄兒楊懷龍被劫匪用槍打死等許多困境,幾次摔倒又幾次頑強地站起來(lái),所有的壓力都是自己扛。

  作家說(shuō),“傳奇”這個(gè)詞語(yǔ),在東海水晶行業(yè)里,幾乎可以用到泛濫,可是筆者甚為珍惜它的使用頻率。人間海海,商海茫茫,絕處逢生如果一次次降臨在同一個(gè)人身上,總應該有深長(cháng)的意味。楊正山是一個(gè)追求金錢(qián)的超人,對于金錢(qián)的理解也超乎尋常。

  2012年5月8日,這位追逐水晶神奇光芒的人終因積勞成疾,過(guò)早地客死馬達加斯加。

  面對楊正山在馬達加斯加最后的留影,作者深情地描寫(xiě)道:“整張照片背景灰白,紋理清晰的巨石上部反射著(zhù)太陽(yáng)的光芒。身材魁梧的楊正山坐在一塊巨石懷中,他長(cháng)發(fā)過(guò)肩,須發(fā)全白;長(cháng)方臉面,額頭平闊,曬成小麥色的臉上雙眼細瞇,雙唇緊抿,鼻梁挺直。一身七八成新的藍色衣褲,襯衫上布滿(mǎn)白色的新月圖案,袖口挽到肘部顯得干凈利落,肩闊背挺自然而內斂。他的面前是細細幾莖秋草,錯落向上……看上去像個(gè)畫(huà)家或者大提琴手之類(lèi)的藝術(shù)家。”字里行間,掩飾不住對這位面帶倦意、心中閃爍水晶光芒的開(kāi)拓者的深深懷念和敬仰。

  世界各地許多淘晶人為楊正山的去世痛哭流淚,采取各種方式對他表示哀悼。據說(shuō),水晶之神楊正山去世后,馬達加斯加的好水晶也消失了。楊正山走了,他多年寫(xiě)下的日記和創(chuàng )業(yè)手稿也失蹤了。作家在書(shū)中引用其女兒楊旭、侄子楊懷根等人的懷念文章,增厚了對這位老淘晶人的懷念之情。楊正山的女兒繼承了爸爸守信經(jīng)商的美德,爸爸去世后,她和丈夫丁海健賣(mài)了房子、整合資產(chǎn),將爸爸生前因為業(yè)務(wù)欠下的近2000萬(wàn)元的債務(wù)一一清還。筆者認為,女兒能夠傳承父親的美好品德,才是楊正山生前拼命賺錢(qián)的真正意義。

  作家積極關(guān)注女性創(chuàng )業(yè),“闖蕩洛杉磯的東海女人”“她們是美麗的櫻花瑪瑙”等篇什講的是張新桃、王芳、唐紅梅、劉小玲、潘麗、姚麗、伏玉娟等許許多多女性或走出國門(mén)或立足本土,買(mǎi)水晶,賣(mài)水晶的創(chuàng )業(yè)故事,可謂繁花似錦,巾幗不讓須眉的女創(chuàng )業(yè)者形象特別豐滿(mǎn)。還有中國水晶產(chǎn)業(yè)年會(huì )十佳采購企業(yè)的袁堂貴、袁堂芝(晶帥水晶)兄弟走開(kāi)發(fā)水晶連鎖店模式拓展市場(chǎng),以及玉雕大工匠鄭燕(晶燕子)、小縣城的精雕大師們、野蠻生長(cháng)的跨境電商們的才藝與財氣,作家都作了細微的刻畫(huà)描摹。

  流行歌曲是一個(gè)時(shí)代年輕人的精神食糧,作者每每寫(xiě)到激情澎湃時(shí),常常有流行歌曲響起來(lái),這是那些年輕的淘晶人抒發(fā)對故鄉的懷念與對人生的思考的旋律。作家說(shuō)“精美的石頭會(huì )唱歌”,那歌聲如泣如訴如壯行,由任紅舉作詞、祖海演唱的《水晶之戀》響徹東海大地,還唱上了央視。那歌聲活潑流動(dòng),將人們的心帶到了遠方……

  (三)

  作家以極大的熱情,為東海農民樹(shù)碑立傳。毋庸置疑,東海農民不僅是淘晶大劇中的主角,也是改革開(kāi)放經(jīng)濟建設舞臺上的主角。當世界最壯觀(guān)的水晶之都大廈矗立在東海大地上的時(shí)候,人們看到大廈之上因為鑲嵌了楊正山以及無(wú)數東海淘晶人的喜怒哀樂(lè )和他們的血汗、生命才顯得熠熠生輝、光芒萬(wàn)丈。

  作家思想的火花伴隨著(zhù)故事的展開(kāi)一路閃爍:曲折、冒險才能出奇跡;想象力能讓看起來(lái)普通的事物長(cháng)出翅膀;不服輸是成功的捷徑;善于捕捉市場(chǎng)信息并大膽實(shí)踐,是成功的砝碼;抱團是走向成功的火焰;內卷?yè)p人一百自損一千;成功離不開(kāi)社會(huì )的呵護……

  作家說(shuō):“在變化紛繁的商海浪潮中,歷史會(huì )眷顧堅定者、奮進(jìn)者、搏擊者,而不會(huì )等待猶豫者、懈怠者、畏難者。人類(lèi)在向自然科學(xué)的高峰攀登的時(shí)候,一定需要人文精神的關(guān)輝照耀。二者共同走向人類(lèi)文明的高峰,眺望更遠。”“同樣,人們在追求更多的物質(zhì)財富的同時(shí),也一定需要更美好的精神之光來(lái)陪伴。”“豐裕,靈魂高貴,這樣的人,不但行之更遠,也將體驗更遼闊的生命境界。美好向往一旦入懷,即使披荊斬棘也要奔向未來(lái)。”這些至理名言,讓人腦洞大開(kāi)。

  “行走天下的東海農民啊,萬(wàn)里迢迢淘晶路上,艱苦是過(guò)程,努力是方式,財富是追求,德行是態(tài)度,當你把誠信的美德像種子一樣散在異國土地,你們自身也將變成一道亮麗的風(fēng)景!”這是作家對東海淘晶人的殷切期望,也是對楊正山、楊旭、周明等許許多多淘晶人的贊美。

  農民創(chuàng )業(yè)一直備受關(guān)注,因為他們往往是白手起家,抗風(fēng)險能力差。他們創(chuàng )業(yè)的目的是為了養家糊口,也為了追求美好的生活,實(shí)現自身價(jià)值。創(chuàng )業(yè)的道路艱辛無(wú)比,如果沒(méi)有不成功便成仁的拼命三郎的精神氣概,很難取得輝煌的業(yè)績(jì)。作家認為,能從困難和風(fēng)險中走出來(lái)的人,都是時(shí)代的英雄。

  每一個(gè)時(shí)代都會(huì )有創(chuàng )業(yè)者涌現,比如著(zhù)名作家柳青的《創(chuàng )業(yè)史》,那是一部小說(shuō),書(shū)中人物是虛擬的,講的是一個(gè)時(shí)代人與人、新觀(guān)念與舊觀(guān)念的斗爭。而《主角是農民》寫(xiě)的是實(shí)實(shí)在在偌大一群人的創(chuàng )業(yè)故事,講的是新時(shí)代背景下人與市場(chǎng)、人與自然、人與文化融合的故事,講的是祖祖輩輩靠在泥土里刨食的農民手握“勇敢和勤勞”這把金鑰匙打開(kāi)世界大門(mén)的故事,是具有劃時(shí)代意義的文獻。

  東海農民淘晶創(chuàng )業(yè)的故事,是全民創(chuàng )業(yè)的典范。作家將農民的身影搬上時(shí)代的舞臺,讓讀者感受創(chuàng )業(yè)者鏗鏘的腳步聲與改革開(kāi)放的宏大旋律一起舞動(dòng),而熱血沸騰。文章合為時(shí)而著(zhù),東海農民與水晶的故事,是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國人大步走在淘金大道上的一個(gè)縮影。讓人們看到了中國農民,特別是東海農民的潛能得以巨大釋放的情景,而激動(dòng)人心,而勵志奮發(fā)。這是本書(shū)的最大成功之處,我想,這也是寫(xiě)作者的初心,既有現實(shí)意義,更具深遠意義。

  東海是快速流動(dòng)的,無(wú)數淘晶人行色匆匆。作家說(shuō):“在東海淘晶人的眼中,世界只是一個(gè)地球村。”

  祝愿東海水晶的明天,更加美好!

  有幸閱讀《主角是農民》,十分幸福。